荣获国家级书画修复二等奖奉贤这位非遗传承人是个85后
本报讯 一部《我在故宫修文物》纪录片,将文物背后默默耕耘的文物修复师带入大众的视野。在奉贤区博物馆,就有这样一位年轻的书画修复师,默默无闻地为受损的书画文物抚平伤口,让其重现光彩。最近,他以精湛的技艺获得了国家级荣誉,一举成名天下知。他就是85后修复师秦威威。潜修内功,一举成名  在奉贤区博物馆地下一层,有一处鲜有人打扰的安静之所,这就是秦威威进行书画修复的地方。秦威威是上海城建职业学院文物修复与保护专业教师,也是上海奉贤博物馆文物保护与修复中心副主任、特聘研究员,虽然年龄不大,但他已经在文物修复领域潜心研究了近十六年。  近日,他作为奉贤区非遗代表性项目“书画修复技艺”传承人,在由国家文物局主办的“保护文化遗产弘扬工匠精神”2021年全国文物职业技能竞赛中脱颖而出,获得书画文物修复二等奖第一名(一等奖空缺)的好成绩。秦威威笑称,原本做书画修复只是为书画鉴定作辅助手段,慢慢地做的时间越来越长,没想到就把副业做成了主业。  “我想看更多的东西,想修更多的东西。”2020年,奉贤博物馆申报“书画修复技艺”成为第七批奉贤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为了寻找更好的发展空间,带着学生们进行更多实践,秦威威来到了奉贤区博物馆,与博物馆建立纸制品保护中心的计划不谋而合。2021年,奉贤博物馆申报秦威威为第七批奉贤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并聘用其成为上海市奉贤区博物馆文物保护与修复中心副主任。从此,书画修复便正式成了秦威威“不能够退休的职业”。复原传统技艺,勇闯“无人区”  如何能够把宋代的书画装裱与修复给复原出来,是秦威威目前研究的主要课题。由于历时漫长、间隔朝代太多、文物多有损坏等多重原因,导致宋代书画装裱与修复的复原工作十分困难。目前在各大博物馆馆藏的宋代书画,大多经过不同时期的修复,原汁原味的宋代装裱文物已是难得一见。如此困难的事情,推动它的意义何在?  “宋代的装裱技术,在装裱界里可以说是一个顶峰时期,无论是它的审美、格式搭配、表现形式在装裱技艺中确确实实都是一个顶峰。”秦威威介绍说:“每个朝代都有各自书画装裱的风格,我们一代代人只知道把文物给修复出来,但很少有人能够把这种技艺完完全全传承下来,所以我们想去做这样的事。”  在无人涉足的领域,要硬生生踏出一条路来,其中的痛苦和艰辛可想而知。秦威威团队只能从头开始,从历史文献中捕捉到宋时装裱技艺传承的蛛丝马迹。虽然研究进程十分艰难,但偶有所得便足够让人欣喜。秦威威团队正是在这样一个目标的引领和鞭策下,不断夯实基础、打磨技艺,收获了国家级奖项的鼓励。强强联合,携手传承  “书画修复技艺”是我国传统文化技能之一,是保护人类历史文明的重要手段之一。它是我国古代书画装裱修复工匠辛勤劳动智慧的结晶,至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而这项技艺又是一门以动手操作为主的实践类专业技能,作为修复人员必须要具备扎实的书画装裱基础,只有在此基础之上方可进行书画修复学习。  看似简单的揭、揉、搓、捻,都需要在实践操作中常年累月的经验积累,且这些细微的动作和工序根本无法用任何机器代替。这些专业的人才从何而来?如何保障人才不断档?秦威威介绍说,目前他们学校每年招收书画修复专业学生60多名。“通过校馆共建,资源共享,我们能够更好地把这项技艺发展下去。”  对文物进行研究、保管、展览,是现代博物馆的基本功能。从研究的角度出发,2020年,奉贤区博物馆开始筹备建立自己的文物保护与修复中心,聘用并引进了专业修复人才。目前,中心内聘有2名高级职称的专业修复技术人员和7名中级职称的专业修复人员,人员覆盖纸质文物修复、考古现场保护、文物检测分析、书画装裱、陶瓷青铜文物修复等方面,有极好的理论研究水平与极强的修复能力。  “书画修复这样的传统技艺,可以带给我们广大市民非常多的知识。”奉贤区博物馆馆长张雪松表示,接下来,博物馆会对这方面的课程做一些梳理,并面向广大市民开放出来。“我们非常希望看到,这样的传统文化技艺能够和市民产生更深的互动。”